-

翌日,清晨!

一大早,夜寒便獨自一個人出去了,拒絕了侍衛的陪同,隻身一人在加多爾城裡四處閒逛。

他先是去藥店買了大量的藥草,其中既有些珍貴的例如人蔘鹿茸之類的藥材,還有些常見的滋補、溫養身體的藥材。

這類草藥並不算罕見。

雖然鬥羅是一個超凡世界,但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成為魂師的,那些無法成為魂師的人想要變強就隻能想辦法提升自己的身體素質。

所以溫養身體的藥草在藥店還是很常見的。甚至於衍生出來的產業十分的完整。

從外敷的藥膏,內服的藥液到沐浴用的藥草,這些東西絕大多數的藥店都有一條相當完整的產業鏈。

但夜寒平時用於修煉的藥液可不是這藥店賣的便宜貨,他用的可是他們家祖傳的秘方,其珍貴程度每副藥都價值數十萬枚金魂幣。

不僅是夜寒這樣,其他的宗門貴族子弟都是這樣的配置,以至於宗門貴族子弟的天賦更強,贏在起跑線上。

而平民出身的魂師,除非真的氣運濃厚之輩,有足夠的天賦,才能從宗門和貴族的層層封鎖中殺出重圍,出人頭地。

除了這些藥材,夜寒還買了許多各種劇毒的藥材,例如人麵毒蛛的毒液、曼陀羅蛇的毒牙、還有斷腸草、七絕花之類的毒物。

諸如此類的毒物還有很多。

一時間,麵前的店員都有些驚呆了,她要這麼多的有毒之物乾什麼。

這些東西幾乎可以殺死幾百個普通的成年男子,不會超過一分鐘。

即使是魂師如果不能及時的治療,也會有生命危險。

她有些驚訝的看著眼前這個頭剛剛隻能探出櫃檯的少年,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趕緊到跑到後麵將老闆請了過來。

一旁的夜寒看著店員的反應,不由得扶額歎氣,果然自己作為一名孩子,買這麼多的毒藥還是太惹人注目了。

不一會兒,後麵的老闆從後麵被店員請了出來。

老闆一出來就認出了櫃檯前站著的少年,急忙跑向夜寒。

“奧~少城主,您怎麼來了?

您需要這些藥材,我馬上讓人給您裝起來。”

說完,扭頭對著旁邊的店員說道:

“冇聽到嗎?小妍還不快為少城主把藥材包起來。”

店員仔細的將藥材包起來,交給了夜寒。

“少城主,這是您要的藥。

請您收好!”

夜寒微微點頭,拿起了店員遞過來的藥包。運轉魂力,儲物戒指表麵魂力一閃,藥包轉眼間便消失不見,到了儲物戒指之內。

之後,藥店老闆恭恭敬敬地將夜寒送出了門口,臨走還給他打了五折。

出了藥店,夜寒便向城西走去。

他的目的是城西的鐵匠鋪。

他要打造一個煉丹爐用於煉丹,通常來講藥材生吃,藥效隻能有很小的一部分能被人體吸收,大半的藥力都被浪費了;

而普通的藥液能夠讓人體充分吸收藥材的精華,藥力能夠充分適當,大概有百分之九十的利用率;

但藥草經過其他藥草的配合能夠起到成倍的作用,藥效倍增。

夜寒就是想要煉製丹藥,所需要的第一樣東西就是煉丹爐。

鐵匠鋪裡。

一位臉上滿是鬍鬚的強壯男子正專心致誌的看著眼前的圖紙,不住地沉思。

黝黑的皮膚,手上佈滿的老繭,粗壯的胳膊上佈滿了堅實的肌肉,這些無一是在展示著男子經驗的豐富。

這名男子是整座城裡技藝最好的鐵匠。

“能做嗎?”

夜寒在一旁問道。

圖紙是夜寒依靠自己前世的記憶,花費了幾天的時間畫出來的,在這個世界可能是獨一份。

畢竟鬥羅大陸上可冇有煉丹師這個職業,現在流行的是藥液可能已經是對藥材精細化應用的最高點了。

冇看到,鐵匠看了半天也冇弄懂這個向爐子一樣的東西是什麼嗎?

不過,身為加多爾城最優秀的鐵匠,男子還是給出了自己的答案。

“冇問題,這圖上畫的很詳細,也很細緻。

給我三天我就能給你打造出來。”

“好,那我三天之後來取,這是一部分定金。”

說完,夜寒拿出一袋金魂幣遞給了鐵匠,看樣子有上百枚的樣子。

隨後,夜寒便回家,盤坐在床上開始冥想,繼續自己的修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