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逸小說 >  桀魔一生 >   第8章 先例

-

......

寒橙伊田兩人走在回去的路上,下一次冒險者行動將在一個月後舉行,他已經跟奴隸隊伍達成了協議,對方是在半信半疑之中允許寒橙加入的,雖然不瞭解對方的為人,但是多一個天賦異稟的傢夥,這次涉險也許會創造曆史記錄,奴隸們深深明白,這次的小隊都是迫不得已的,若有幸回到駱閻城,哪怕隻有一個人,那麼他們就有擺脫奴隸製的可能,做一個正常人!這隻是想想就激動。

當然要不是有絕對的利益存在,他們是絕不可能允許寒橙加入的,畢竟不知道其為人的傢夥有時候會比魔獸更危險!何況寒橙是人,他們是奴隸,那些人是怎麼看待奴隸的,他們身為奴隸再清楚不過了。

當時寒橙故意謊報名字辰寒,對外除了自己的姨媽以外,也無人知曉自己的真實姓名。

伊田在旁卻不知在想些什麼,隻知道他的嘴角有著一絲神秘笑意,難以猜透。

兩人觸碰機關重新來到木屋前,伊田先開口道:“辰寒哥,很高興認識你,以後你就是我哥們了,有啥事彆憋著跟我說,在這駱閻城我還是有分量的!哪家的丈夫偷情,哪家的小三好看,我都知道!”

見寒橙用鄙夷的目光盯著他,伊田撓了撓頭說彆誤會,他隻是想告訴寒橙自己在駱閻城的勢力通天,後者打趣說你跟那墨城比如何,伊田卻是一笑什麼也冇說,兩人就這麼分彆了,分彆前還不忘讓寒橙給師父問好。

隻是寒橙冇想到這一行,才發現自己的境界跟其他人比也冇差多少,隻不過冇想到伊田的境界竟然比他還高,已經是靈期六階了。

就這麼想時,木門打開了,迎麵而來就是一股淡淡的草木香味,岩羽倏地從木門出現,好似等候多時地盯著寒橙,接著莞爾一笑說你來了,紫色的眼眸閃閃發亮,寒橙也是一笑地點點頭,兩人進入木門後,木門緩緩關上。

在一處暗市的街道內,老者微微皺眉,轉頭看向身後跟著的女子們,她們一個個麵懷著感恩看向老者,不遠處的小販們也如看貴人地盯著老者,看來跟丟了...

“此行如何?”

隨著岩羽的問話,寒橙把事情經過告知了她,卻是隱瞞了奴隸的事,岩羽先是驚訝後又平靜地點點頭,接著她手中一揮,憑空出現了一個罐子,寒橙認得裡麵的彩色粘液。

“準備好了的話,你就將神識脫離身體,然後進入罐子內,姨媽會為你護法,放心,以寒兒的天賦就算失敗了也不會要了你的命的。”

聞言,寒橙先問可不可以不進去,岩羽點點頭,說這是你的自由,但要想短時間內變強,這是目前唯一的捷徑。

嗯...寒橙暗中確定,如果此行真有所提升,那加上父親的遺言,那麼這個姨媽就是可信任的,最起碼是對他冇有什麼加害的目的和理由,他事後會將冒險者的詳細經過告訴她。

岩羽不知寒橙的想法,打開罐子後,一股不知如何說起的感覺湧上全身,既冷又熱,岩羽說這隻是表象,進去吧。

一不做二不休,寒橙終於決定冒著生命危險閉上雙眼,一開始他是不知如何脫離身體運用神識的,但冇想到這罐子竟然在引導他的神識,所以他很快就學會瞭如何運用神識脫離!

他的神識很快就全部脫離了身體進入了罐子內,冇想到八尺男兒的神識,竟能融入這麼小的罐子裡,真是神奇!他甚至能看到自己原先的**正閉上雙眼,岩羽則是離自己肉身不遠處,玉腳打坐在沙發上,身上濃鬱的魔力正朝著罐子而去!

在內一開始的模糊很快變得明朗起來,很快發現這裡隻有一片白,奇怪的是寒橙的神識不受控製在白光周圍走動,直到感覺手腳痠疼,精神疲倦時,一股股彩色的粘稠液體正朝著他的方向緩緩而來,就像一條條彩色的蛇,在寒橙的身體上遊走!

見狀,寒橙的神識發出呻吟,怎麼這麼痛?!隻見那些像蛇般的彩色液體正在他的身體遊動,很快就掩蓋了頭頂的白光,周圍隻有彩色,那些液體每動一下,就像有一根針在身上紮!這種感覺就好像心臟被一根根銀針包圍般,隨時會被紮一下,在這裡冇有任何時間觀念,隻是感覺一波接著一波的疼痛就像海浪時不時拍來,幾次寒橙想要昏厥過去,但他的神識卻一直努力保持清醒,好像在告訴他要是在這裡倒下,那就必死無疑了!

痛苦的感覺也是會麻木的,就在寒橙感到麻木時,突然新的疼痛襲滿全身,這次不是心臟,一開始心臟緊繃感冇了,隻覺得心臟一鬆但是肉身卻是開始拉扯,好像神識形成的肉身也是**,就連外麵的**都皺起了眉頭!

寒橙感受不到岩羽的聲音和模樣,隻覺得天空好像變黑了,不再是彩色,全身的肉比車裂拉扯還要痛苦百倍!扯...全身的肉被扯開了!當寒橙覺得必死無疑時,一眨眼的功夫那些肉又回到了身體上,接著又是新一波的拉扯,簡直生不如死!這比當奴隸受到的冷眼還要難受千倍!不,萬倍!他此時寧願一直當奴隸,不要翻身了,也不要報仇了!他隻想停止!

他實在忍不下去了!正要求饒,這時,一道天籟之音在腦中溫柔響起:“寒兒,要堅定自己的想法,千萬不要有任何鬆懈,你可以的...你可以的!”

這是...寒橙的雙眼原本都無光了,但聽到這聲音就像打了雞血,他朝天咆哮,是啊!他來到這裡是為了什麼?為了推翻奴隸製度?這都是後話,他先是要讓墨城也感受碎屍萬段的感覺,還要讓這個世界瞧得起他!奴隸...不應該隻會低頭!怎麼能在這之前就求饒?不可能!

“再,再疼點啊?!這...這都不夠勁!”

寒橙在嘲笑,嘲笑那些粘液!它們好像也是聽懂了,開始讓他發出更加痛苦的喊叫...但這次不一樣,寒橙不再害怕,隻是一直在咆哮!卻未喊過疼!

就連沙發上的岩羽眉頭都皺了起來,這一行簡直凶多吉少!她開始有些後悔讓寒橙接觸這些,一旦成功雖然馬上就會脫胎換骨,但要是不成功呢...最好的情況可能都是終身殘疾...

不,在她粉唇內凝聚出一顆丹藥來,很快嚥了下去,她也萬萬不能鬆懈!

......

“寒橙...寒橙!”

隻見沙發上的寒橙一遍遍喊著:“再來點啊,一點也不痛!一點也不痛......”不一會...寒橙緩緩睜開睡眼朦朧的眼睛,看向上空的岩羽,後者見他醒來,一臉驚喜道:“寒兒恭喜你,你不僅成功了!還創造了先例!”

先例...?

聞言寒橙隻是乾咳了聲,他現在隻想喝口水,岩羽說讓他等一會,她現在就去倒水,不一會水來了,喝了幾口寒橙纔有力氣問過了多久,冇想到對方答隻過了半個時辰,可他明明感覺已經過了好幾天!

“你不要動,你現在還在相容那些力量,要多躺會。”

對了...先例,什麼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