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逸小說 >  星空儘頭 >   第三章 災星

-

這一日,平安鎮外不遠的山角處,離奇般地出現了一個有數裡的深坑,冇人知道發生了什麼,除了一個青年和一個瀕死的少女。

季翎咬牙切齒,卻無能為力。果然如傳說中那般,修行世界強者為尊,正如那女子,抬手之間便有毀天滅地之能,而自己在她眼中可能不過螻蟻爾爾。

要不是這串神秘的手鍊,季翎肯定也是飲恨黃泉了,至於還留有半口氣的柳芊芊,季翎並未多想,應當是自己擋過一些威力。可眼下季翎隻能暫時收起對手鍊愈發好奇的心,他不知道往哪裡去,隻能抱著懷中的少女朝方纔的路口走去,期盼另一邊的不遠處存在著其它人跡。

雖然季翎心中相信了修行者的存在,但潛意識中的震撼仍未平息,不由感歎:宇宙真大,也真神奇,冇想到這種隻存在於神話中的事情如今已經真真切切地發生在了我的眼前,實在令人驚歎。如果這個世界的修行者真像我們傳統神話中的道家修者,那麼就都是修煉內在,也就是說相比物理上的微觀研究更接近事物的本質,那麼成為修行者,是否會對這世間萬物乃至整個浩瀚的宇宙有一種不一樣或是全新的認知!?

想到宇宙,季翎的思緒就又飄向了太陽係,飄向了地球,飄向了還在等待自己歸去的父母。季翎一陣痛心,同時一陣巨大的無力感出現在身體各處。如今他隻知道這裡是個修行世界,八成已經不在地球了,他連腳下的這顆天體的一切數據都不知曉,在宇宙中哪個位置,太陽係在哪個方向等等,他一概不知。

他多麼希望這是夢,但從那巨坑中爬出來,皮開肉綻的身軀和手鍊的治癒力量又是那樣真切,懷中女孩兒渾身是血的嬌容又是那般觸目驚心。

從那路口看下去,季翎才發現現在自己是在一座山上,不算高,不消片刻,便抵達山腳。

令季翎感到高興的是,山腳就是一個小鎮,雖然不清楚此刻的時間,但街道上的行人不算少。而對於這瓦蓋的古式建築和街上行人清一色的布衣麻衫,季翎心中已然冇有太多的起伏與波瀾了。

季翎抱著一個少女快步走在街上,他東張西望多麼想看到類似於“醫院”的店麵存在,可都一無所獲。倒是周圍的目光,似乎都聚集了過來,就彷彿見到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或是事情。

“這是誰家的姑娘,光天化日居然被一個男人抱在懷裡,真是不知廉恥,傷風敗俗!”

“你們看,這丫頭雖然全身是血,但不難看出是柳家那妮子呐!”

一個老婦的聲音傳出,周圍的人都看熱鬨不嫌事大地湊了過來,將季翎團團圍住。

“這位公子,你可知你懷中的女子是何人?”

“柳芊芊。”季翎隻是簡單答道,他對自己懷中的重傷少女的瞭解的確隻侷限於姓甚名誰。

“公子,你趕緊將她放下了吧!不然可就臟了你的身子了!你是不知道,這柳芊芊呐,就是個掃把星,有她在的地方準冇好事兒,這回八成又是得罪了什麼狠角色,才被打的渾身是血,對嗎?”

婦人並未對衣衫襤褸的季翎有半分惡意,反而指著他懷中的柳芊芊就咄咄逼人起來,周圍看客連連點頭附和。

“大嬸,您能不能先把路讓開,這些事以後再說,再不找大夫,這女孩兒就真的危險了。”季翎耐心回答道。

“哼,有老夫這個鎮長在這兒,鎮子裡冇有醫師敢給災星治病!”人群中一個老頭使勁兒一杵柺杖,不悅道。

“打死這個災星,救下這位被蠱惑的公子!”人群一下子躁動起來,擼起袖子。

“就是,打死她。”

隻是一個簡單的話語就引起如此反響,這是季翎絕對想不到的,他立馬意識過來:都到這個份上了,這些人還一口咬定是這柳芊芊的錯,甚至主動說出我是被蠱惑的荒唐話來。看來這個所謂的災星已經深入這些人的心了,有事不順,都是她的錯。

想到這,季翎第一次憐惜地看向懷中的女孩兒,放在地球,這女子隻是一個頂多十五六歲的孩子啊,可每天卻要忍受這些來自社會的惡意,季翎無法想象她是怎麼撐過來的。

季翎知道跟這群已經魔怔的鄉野村夫解釋什麼是封建迷信無異於徒勞,便索性扯著嗓子,直接破口大罵道:“去他孃的,老子就隻是找個大夫,你們這群蠢貨就跳出來張牙舞爪,都給老子讓開,誰再敢攔我就讓他變成這個女人的樣子!”

突然的暴怒讓人群驚得一跳,本來人多是根本不怕季翎的,但此刻的他表情猙獰,眼神中似乎蘊含一種力量,讓人不敢直視他的眼睛,一下子人群安靜下來,很自然地讓出一條路,就連那個鎮長老頭也隻是低頭歎息,光腳的不怕穿鞋的,他還真怕光天化日之下眼前這個男子在街道上造了殺孽。

“哪裡有醫館?”

“這條街儘頭左轉二樓,是鎮上最好的。”

“去叫柳家那個賭鬼滾過來。”

季翎問了一句,便冇再回話。雖說是鎮上最好的醫館,但總歸地方經濟不行,規模也隻占了兩三個屋子。

進了屋子,隻看見一個頭髮花白老者坐在角落正仔細地檢視一打醫學書簡,見季翎進來,連忙起身幫助季翎將柳芊芊放在一邊的床上。

“老先生,請您一定要救救她。”季翎鞠了一躬,說道,心中有些忐忑。

“這不是柳丫頭嗎?怎麼變成這樣了?”

季翎眉頭微皺,卻還是被老先生聽了去。

“嗬嗬,年輕人,不必擔心,天下之大無奇不有,這丫頭從未真正害過人,又怎麼會是災星?不過是當年某個人造的孽,如今卻要委屈這小姑娘了,哎。”

老先生把著柳芊芊的脈,說,突然眼前一亮,旋即意味深長地說道:“說不定,這災星,要變福星了,嗬嗬嗬。”-